当前在线人数1429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乡里乡情 - 齐鲁青未了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山东妹子漂在异国,追忆家乡的那些童年野味
[同主题阅读] [版面: 齐鲁青未了] [作者:misssnow] , 2016年01月06日01:48:19
misssnow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misssnow (念雪), 信区: Shandong
标  题: 山东妹子漂在异国,追忆家乡的那些童年野味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an  6 02:00:54 2016, 美东)

有人说一个人喜欢回忆的时候那就说明这个人老了,那么我想我大概已经老了,或者说我已经开始老了。我觉得越来越喜欢回忆过去了,那些遥远的过去仿佛不曾走远。在无数个辗转的夜里,童年往事像一幅幅色彩绚丽的画卷,我习惯了重温着熟悉的画面,枕着回忆入眠。

芦草根

孩提时候生长在农村的我们,好像总也吃不饱。在我们眼里几乎没什么不可以吃的,就连芦草的根我们也吃得津津有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我小的时候是吃过,很甜的。



芦草根虽然很甜,但是小孩子是弄不出来的,这得是家里大人去地里干活时刨出来,然后再给我们带回家,洗干净了就可以嚼了,就像吃甘蔗一样,甜汁没了就吐掉。大人说这东西还去火消毒,所以偶尔会用它烧水喝。

榆钱儿

关于榆钱儿的记忆,除了快乐还是快乐!孩提时的我长得瘦小,但身手出奇的灵活。爬墙上树在我都是如履平地一般。春天那些盛开的榆钱就那么招摇的,高高在上的,引诱着我们这些馋诞欲滴的孩子们。




摘榆钱可不比拔青草人儿,这个难度要大的多。榆树一般都是很高的,很多男孩子都无计可施,望树兴叹!不过我比一般的男孩子要厉害得多。再高的榆树我也爬的上去。我和几个男孩子上树去摘,余下的在地上捡。每次都要每一个人都抱一捆,才从树上溜下来。我们在树下先大吃特吃,呵呵,其实榆钱儿不怎么好吃,有点像吃鼻涕的感觉,(不要说你不知道鼻涕的味道,打死我也不信)榆钱儿吃在嘴里粘粘的,味道不是很爽口,但我们还是吃,好像总是填不饱肚子的样子。嘻嘻哈哈的,在树下边吃边闹。直到炊烟四起,或者夜幕降临,才肯拍拍身上的尘土,打道回府。

奶奶极爱榆钱儿,常常会把榆钱儿和着玉米面蒸起来吃,味道很特别,如果是现在还有,应该属于农家乐的私房菜,即是原生态又非常有营养,肯定卖得火。

桑葚

今年春天忽然在里斯本的一所学校的院墙外面看到一株桑树,树不是很大,孤零零的立在草坪的小坡上。树上树下都有很多桑葚,在这里,没有人会去采摘它们,开花结果它都默默无闻。我就像见了久违的亲人一样迎了过去,在栅栏的外面,静静地与它对视,它或许不知道,它已经勾起我心底最甜蜜的回忆了……



孩提时代记忆最深刻的差不多就是桑葚了。还记得村南有一大排枝叶茂盛的大桑树,那是我们儿时天然的果园。那时候吃到的水果很少,大概是因为很贵吧,一个苹果估计要分成六七分的样子,真心的说还不够塞牙缝的。现在想想愈加怀念那些在童年给我解馋的桑葚了。

桑葚大概在麦收前成熟。不过我从没有等到桑葚成熟才开始采摘。总是在桑葚还是绿色的时候就会迫不及待的爬上树去,捡了大的摘来放到嘴里吃。绿色的桑葚没什么味道,不过一点也不难吃,不会涩,也不会酸,有一点点桑树叶子的味道,清清淡淡的。那时候只好把自己当成蚕宝宝,能吃的尽管摘了吃掉。

我喜欢上了这颗长在异域的桑树,常常去看它,不为别的,只因为站在树下我看得到我童年的影子……

槐花儿

小时候村子里有很多槐树,每到槐花儿飘香的时节,整个村子就会有槐花儿淡淡的清香,槐花儿也是很美丽的,绿色的花萼配上纯白的花穗,很美。小时候我也曾经折一段开满槐花儿的树枝放到花瓶里,我也曾连续不断的把它们放进我的房间,童年的我不知道香水是什么?但是我却喜欢我房间里有一股槐花儿的味道。只是很可惜,折下来的槐花儿很快就会失去生命。也许是它那不受束搏的大气所致吧,也许是因为槐花儿终究不是花的缘故,至今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它不肯在我的花瓶里绽放?



那时候我家院子很大,院墙边上种了几株高大的槐树。每到槐花飘香的时节,我和哥哥就会雀跃着往返几株槐树之间,帮妈妈采摘槐花儿。父亲会在一根很长的杆子上面绑一个钩子,那样就很容易把树枝折断,满地都是我们折断的树枝。妈妈会用一个大的,圆圆的那种笸箩,把槐花一穗一穗的撸到笸箩里。吃槐花也很讲究的,已经盛开的槐花是不要的,只捡将要盛开,还看不到花蕊的那种,奶奶管那种槐花儿叫做”媳妇脚”。大概是因为奶奶她们那时候的媳妇都是小脚吧,尖尖的那种,我也想不明白。

奶会把槐花儿洗干净了,上面撒上玉米面和细盐,放在锅里蒸,说是叫”槐花渣”,吃起来有淡淡的槐花香味,是奶奶的最爱。也会把槐花儿用热水焯一遍,放上白面和在一起,用手挤成薄薄的饼,放在油锅里煎,很容易熟的样子,不过很好吃,油香和着花香,也算是我童年时的美味了。还有一种吃法就是把槐花儿用热水焯过以后,放一点韭菜和猪肉做成馅,用发面做槐花包子,这个是我的最爱,现在想起来还是会流口水。妈妈做的槐花包子堪称一绝,因为那时候没有冰箱,吃槐花也就那么短短几天,所以家家户户那时节都以槐花为主,各种做法轮番上阵。每到那个时节,整个村里都飘着醉人的槐花香。



槐花儿大概属于大家耳熟能详的野菜了,到现在还比较受宠,不过现在槐树很少了,谁家院子里也不会种树,也不会有那么大的院子了。再也不可能像我小时候那样随心所欲的采摘,槐花儿也就物以稀为贵了。每到槐花飘香的节,估计有不少人都会闻香兴叹,还好集市上有卖的,一大清早还是得到。我在家里的时候我都会买一些,还会放到冰箱里冷藏一些,我有一年春节的时候还做的槐花包子。我的槐花包子要比我妈妈做的好吃的多,我常常自夸我做的是极品槐花包子,总会在买到槐花以后大宴宾客,即兴做一顿丰盛的 “ 槐花宴”。



爬瓜

我们一直是叫它爬瓜的,至今也不知道它们是什么瓜散落的种子。这小东西的生命力及旺盛,我们常常在池塘,田垄或者地头发现它们。常常是在夏天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抢占目标,譬如说池塘边的归柱子,南院的归小英子,地边的归小石头等等。这样一来便不会出现抢占的事情发生,而且到分食 的时候没有突发状况,我们小伙伴们必定很和谐。



到了秋天,我们这群吃货自然等不到瓜熟蒂落,每天都会在爬瓜蔓里翻找,那些翠绿的墨绿的爬瓜我们知道是吃不得的。有时候调皮的孩子会逗弄一下,那些馋急了眼的小跟班,随便撕一个下来放到他们嘴里 ,然后就会在我们的哄笑声呸、呸个不停,苦和涩让他们五官差不多扭曲起来,我们一边放肆的嘲笑着,一边会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哭出声的时候摘一个又大又黄又脆的爬瓜塞到他们嘴里,这时候他们立马忘记了哭,就听咔哧一声,然后看到他们嘴角崩出来淡黄的水汁,还有一不留神跑出来的爬瓜种子,最后是含泪的。傻傻的、满足的笑容。这时候我们这些旁观者都能听见彼此眼唾沫的声音。

龙葵

龙葵为什么会叫圆紫油,我也不知道,反正从我会说话起它就叫圆紫油。我想大概是因为她首先是圆的,然后是紫的,当然它还有汁,所以就叫圆紫油了吧。



这小东西也是在秋天成熟,还记得小时候仔细翻找它的样子,每当那紫色的小豆豆放进嘴里,那种甜甜的满足至今让我垂诞不已。前些日子和朋友聊天,朋友说这东西现在也很紧俏了,说是也是成了中药材,再加上现在各种除草剂的使用,圆紫油也渐渐的淡出人们的视线了。只是于我们那一代人,这小小的豆豆却依然是一种唇齿留香的回忆。



--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0.]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