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736
Re: 狂僧一休宗纯 - 未名空间精华区
首页 - 版面精华区 - 文学艺术精华区 - 佛道儒版精华区 - 精华区文章阅读 首页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Re: 狂僧一休宗纯

发信人: venusfire (J星), 信区: Wisdom
标  题: Re: 狂僧一休宗纯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Fri Aug 11 16:52:46 2000), 转信

【 在 ray (律同") 的大作中提到: 】
: 部是由新和风转载自日本历史人物传的"狂僧一休", 
: 与精华区中收录的那部稍有不同.
:     佛教有所谓“戒、定、慧”三学,即戒律
:  禅定和智慧。由中国传入的禅宗,即以“禅定
: 为中心。禅宗声称重视持戒清净,严格要求僧侣
: 不近酒色。然而在十五世纪的日本却出现了一位
: 著名禅僧,无视这些戒律,声称“风狂狂客起狂
: 风,来往淫坊酒肆中”,甚至公然讴歌自己与一
: 盲女的爱情,“盲深夜夜伴吟身,被底鸳鸯私语
: 新。新约慈尊三会晓,本居古佛万般春”。这
:  狂气逼人的 僧就是一休宗纯。他那才华横溢、
: 冷嘲热讽的形象,至今仍留在日本人的记忆中。
: 一休宗纯果真“疯狂”么?他为何要狂态百
:  出呢?
: 第一节 追求纯洁的信仰 
:   一休宗纯,法号一休,违宗纯,曾自称狂云子、梦闺、瞎驴等。据说其母是
: 南朝贵族之女,曾得宠北朝后小松天皇。当怀胎一休时,遭谗毁被赶出宫中。后
: 流落京都西部嵯峨民家,生下一休。六岁时,一休成为京都安国寺长老象外鉴公
: 的侍童,名周建。1405年,宗纯十二岁时,到壬生宝幢寺学习维摩经。1406
: 年,随京都建仁寺的慕哲龙攀学习诗文。1408年,十五岁的宗纯以“吟行客袖
: 几时情,开落百花天地清。枕上香风寐耶寤,一场春梦不分明”一诗,博得诗
: 名。
:   当时,宗纯所在的京都建仁寺,是幕府御用禅寺,即“五山十刹”之一。
: 1409年的一天,十六岁的宗纯看到建仁寺的僧人询问信徒的门第时,对门第高
: 者则面带谄媚之色,极为不满,说:“今世,丛林山寺之论人,必议氏族之尊
: 卑,是可忍, 不可忍?”随之留下两诗,愤然离去。诗中一句为“姓名议论法
: 堂上,恰似百官朝紫宸”。这不仅表明年轻的宗纯对禅宗堕落的不满,还反映出
: 他改革禅宗弊风的意愿。
:   离开禅宗正统的建仁寺后,宗纯曾师事于林下妙心寺的谦翁宗为。谦翁死
: 后,在1415年,二十三岁的宗纯又得知禅宗非正统的大德寺派名僧华叟宗县正
:  隐居近江坚田某小庵,遂慕名前往,决心寻求纯洁的信仰。当时,进入华叟宗县
: 的门下,须经严格考验,如泼水、杖责等,以考验求道心。此外,生活也甚清
: 苦,要自己寻衣觅食。宗纯一心追求纯洁信仰,经住了种种考验,终于成为华叟
:  门徒。从此开始了认真的修炼生活。1418年,宗纯二十五岁,华叟授其一休法
:  号。
:   华叟十分钟爱宗纯,并想把他立为自己的继承人。他曾要把大德寺第一代住
:  持所用的如意交给他,并委任宗纯为自己继承人。但宗纯认为以一纸证明来委任
:  继承人的作法,是把纯洁的精神信仰加以物化的庸俗行为,从而予以拒绝。宗纯
: 二十九岁时,有一次大德寺派举行盛大法会,一门僧侣均身着光彩夺目的袈裟前
: 往,唯有宗纯足踏草履、身披墨染法衣。此举令华叟感叹不已,说宗纯“虽云疯
: 狂,但乃赤子”。这一行动也表明宗纯不甘与庸俗同流。他曾以诗言志,“破烂
: 衫里盛清风”,“身贫道不贫”。
:   1428年,华叟病故。宗纯的师兄养叟,立即在大德寺大兴土木,建造豪华
: 禅堂,并自称是华叟的继承人。宗纯十分厌恶这一行径,认为这既不符合华叟本
: 意,且违背纯洁信仰。于是,他脱离大德寺,云游四方。1435年,四十二岁的
:  宗纯曾逗留于贸易港口界市。一天,他身穿法衣,手握木刀阔步于界的闹市。许
: 多人深觉诧异,纷纷诘问为何手握木刀而行。他说:“汝等不知,今诸方之膺知
: 识,皆似此木剑。若收而在室则殆似真剑,若拨而出室,则只木片耳”。这是对
: 当时禅宗伪称信仰诚笃,并依靠滥发得道证书,换取钱财的弊风的辛辣讽刺
: 第二节 面向社会 
:    一休宗纯的前半生,注意力主要集中于个人对纯洁信仰的追求。他的不满也
: 多是对禅界堕落与虚伪的不满。他的后半生正值室町幕府明显衰落,统治阶级内
: 部倾轧和农民起义(“土一揆”)趋于激化的时代。这就使他的目光不能不转向
: 现实社会,对当时统治阶层的腐败也燃烧起愤怒之火。
: 1441年的“嘉吉之乱”是一休宗纯一生的转折点。这一年。播磨守护赤松
: 满祐杀死室町幕府六代将军足利义教,史称“嘉吉之乱”。乘此幕府危机,日本
: 全国战乱频起,并出现农民起义高潮。在战乱和社会动荡中,宗纯颠沛于各小庵
: 之间,经常借居农家,亲身体验到战乱给人民带来的苦难。“嘉吉之乱”翌年,
:  他暂居丹波国让羽山尸陀寺(今京都府)。此寺周围是弃置因战乱和疫病而死的
:  尸体的地方。宗纯描绘其地凄惨景象道:“吞声透过鬼门关,豺虎踪多古路间。
:  吟杖终无风月兴,黄泉境在目前山”。
:   1460年,因歉收发生全国性大饥荒,加之疫病流行,城市内死者无数,京
:  都附近的鸭川竟因死尸堵塞而断流。但将军足利义政与其妻日野富子却不顾人民
: 死活,大兴土木,宴饮达旦。六十七岁的宗纯目睹此情,愤愤骂道:“大风洪水
: 万民忧,歌舞管弦谁夜游。”他还写了许多首诗,把义政和富子喻为唐玄宗与杨
:  贵妃:“暗世明君艳色深,峥嵘宫殿费黄金。明皇昔日成何事,空入诗人风雅
:  吟。”他对佛教各寺院也极为不满。指责他们不关心民众,依然奔走于将军与大
: 名之间,为这些人的家门兴旺和健康长寿而祈祷。在题为《宽正二年饿死》的诗
: 中,他写道:“宽正年死人无数,轮回万劫旧精神。涅褩堂里无忏悔,犹祝长生
: 不老春”。
: 1467——1477年间,又发生了“应仁之乱”。在战火中,生灵涂炭,花一
: 样美丽的京都也化为废墟。但统治者照旧沉于游宴,醉生梦死。七十四岁的一休
:  宗纯责难道:“请看凶徒大运筹,近臣左右妄优游。蕙帐画屏歌吹底,众人日夜
:  醉悠悠”。
: 1474年,八十一岁的一休突然接到后士御门天皇的救令,让他担任大德寺
:  第四十七代住持。据推测,这可能是利用一休的名声以重建被战火烧毁的大德
: 寺。一休宗纯虽尽心于重建大德寺,却不安于高位,几次打算辞任,而且依旧住
: 在荒僻小庵中。
: 1481年,大德寺重建工程大体竣工,一休宗纯也因操劳过度而病逝,享年
: 八十八岁。 
:  第三节 “疯狂”的真谛 
:   一休宗纯的种种狂态,实际是他对当时的禅界和社会现实不满的反映,同时
: 又是他寻不到出路,在严酷现实面前显得无能为力的表现。
:   他被视为“疯狂”的缘由之一,在于他无视禅宗禁欲的戒律。他公开声称自
:  己“淫酒淫色亦淫诗”,而且在1471年七十八岁时,遇到一位名叫森的盲女,
:  彼此产生了真挚的爱情。为此他写过许多情诗,袒露自己的爱情生活。在题为
: 《梦闺夜话》的诗中,他这样写道:“有时江海有时山,世外道人名利间。夜夜
: 鸳鸯禅榻被,风流私语一身闲”。看,他对社会现实中的庸俗风气与自己的爱情
: 生活,嫌爱之别是何等分明。佛教禁欲的戒律,其本身就是违背人类本性的,而
                                          ^^^^^^^^^^^^^^^^^^^^^^^^
这里怎么没人说:所谓人类本性,不过是你的妄心,不过是你受世俗习惯所染的习气?

:  实际上当时禅僧与女人私通更是公开的秘密。当时曾流行这样的谚语:“不为者
:  佛,隐匿者上人”。但这些禅僧表面上却道貌岸然。一休宗纯厌恶禅宗的虚伪,
: 要肯定人的自然性。但是,他又没有象法然和亲鸾那样,积极进行宗教改革,创
: 立新教派,公开否定禁欲主义。他无力挽救禅宗的颓风,只好以似乎“疯狂”的
:   行动,以袒露自己的情欲来反对禅宗伪善的禁欲。
: 他不要师父给他的继承人证书,穿着破旧法衣参加盛大法会,拒绝居住华丽
:  大寺,却宁肯流浪于荒僻小庵……。凡此种种“疯狂”,无非是以行动来表示自
:  己不与平庸世俗同流合污而已。他认为自己的言行是在维护禅宗的本色,追求真
:  正的信仰。暮年,他接受天皇敕令,继任大德寺主侍,并为重建大德寺而献身一
: 事,充分表明了他这种个人反抗的局限性。
: 一休宗纯的主要著作有《狂云集》,这是他八十八岁时自编的偈颂、法语和
: 诗歌集。另有《自戒集》、《一休法语》和《佛鬼军》等。 
: 和?风转载自日本历史人物传 王家骅编译


--
                                 水晶心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63.197.158.1]

[返回]
赞助链接
浙江大学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